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自杀,校园郑洁胸围潜规则何时是个头?

时间:2020-01-14 15:01:57 作者:admin

“人也许不认识人,但灵魂认识灵魂。”

1

2019刚刚过去,在大家展望新年时,南京邮电大学一位研究生在实验室里“自焚身亡”了。

原本以为只是一起意外事件,甚至在曝光之前,网上还有人称是实验室被纵火。

直到这位研究生的母亲,在学校校史楼楼顶哭喊“还我儿子”,事情才开始发酵。

死者谭某今年25岁,为人老实敦厚,生活节俭,平时600元的研究生补贴都能攒下几百块。

有网友爆料,已经研三的谭某性格内向,经常遭到导师的训斥和压榨,甚至人格侮辱,事发当天下午尤为凌厉。

还有人透露,谭某的导师曾不许他参加英语六级考试,并拒绝为其修改论文,甚至还要求谭某签订延迟毕业承诺书。

导师一直让谭某帮其打黑工,还要求他赔偿3200元的氮气试验费用。

谭某在重度抑郁三年后,最终不堪负重,在实验室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事件发酵后,有网友扒出了谭某的研究生笔记。

用网友的话来说,本来是提高工作效率的好方法,结果硬是扭曲成了批斗大会。

笔记中几乎每一页都会出现“扣钱”的字眼,内容也是批评和自我检讨居多。

不仅仅是谭某,同组的学生也是经常被训斥、被扣钱,被要求再犯就走人。

每次都是10块、50块、100块地扣。

开组会没人吱声,便会被警告再出现类似情况自动退组。

没有请教老师问题,也需要反省,称若有下次就自动走人。

随后也有一些网友出来曝光这位导师的各种“事迹”。

比如克扣补助不发,上课辱骂女生、罚站。

甚至还强迫学生上缴实习工资、学术不作为、私吞学校给学生的补贴、强行收取论文版面费、经常对学生进行精神侮辱等。

并非没有学生反抗过,只是都无疾而终了。

同为这位导师名下的学生不止一个反抗过,幸运的是他们都毕业了。

谭某却没能坚持到最后。

这样的事在南邮也不是第一例,在2016年时发生过类似的事。

只是不知道为何要让悲剧反复重演。

与2016年的事件处理结果一样,南京邮电大学取消了涉事老师的研究生导师资格。

不过在学校这条通报的微博下面,依然全是质疑声,很显然大家对于这样的处理并不满意。

随后南京邮电大学又出了新的处理方案,撤销了涉事老师的专业技术职务,撤销其教师资格,解除了与其人事聘用关系。

只是用一条人命换来的结果,不知道能不能告慰那颗逝去的灵魂。

2

互联网没有记忆,但是人必须要有。

和2019年的圣诞节一样,2017年的圣诞节,西安交大的博士生杨宝德,故意没带钱包、身份证、手机,而是带着一身的绝望,在西安灞河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他在生前发出的最后一条信息是:

“周老师,我还在实验室,下午过去找你。”

谁能想到这可能是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杨宝德过世后,他的女朋友在微博发表《还原事情真相,愿你天堂安息》一文,贴出杨宝德与其导师的部分聊天记录。

女朋友说,杨宝德的死,他的导师有70%的责任。

在曝光的聊天记录中,杨宝德除了要陪导师吃饭、为导师挡酒以外。

导师对杨宝德明确提及或暗示的要求还有:浇花、打扫办公室、拎包、拿水、去停车场接她、陪她逛超市、陪她去家中装窗帘等。

他还经常被要求早上去停车场接送导师去办公室,拎包送水;中午给她买饭,陪她吃饭,白天陪她逛超市,还会亲昵地称呼对方“臭小子”。

在微信上,导师有一个学生群,叫作“粉丝群”。

她在粉丝群里发消息,如果杨宝德没有回复,她会私聊质问:

“老师把心掏出来给你们,可为什么有些人就不懂呢?”

她还曾对一个硕士生说:

“老师要重点培养你,把你培养成我的博士,也好替我挡酒。”

甚至,她连在穿着上都会要求杨宝德点评,还说:

“记得你最喜欢这件外套。”

她会干涉学生的私生活,直言说他女朋友配不上他。

在杨宝德女友发表的文章里,清楚写着博导过分干预学生私生活,硬性规定杨宝德中午不准睡觉,晚上十二点之前随时待命。

文章称:

讽刺的是,前面要求学生中午坐她对面看文献,后面给她女儿打电话一个劲地嘱咐中午要多休息。经常在十点之后找杨聊各种与学术无关的琐事。更有甚者,在晚上一两点还给她的其他学生发“小可爱、小宝贝”之类的话,吓得学生天天哭。

然而在杨宝德去世后,导师第一时间就将杨宝德家属的微信拉黑了。

学校的处理结果跟南邮如出一辙,确定杨宝德的导师存在让研究生到家里打扫卫生、陪同超市购物、洗车等情况后,也是取消了其研究生导师资格。

对逝者的亲人及围观的网友来说,这种不痛不痒的处理结果并不能让人满意。

而同样的悲剧,于去年3月也曾在武汉理工大学上演。

研究生陶崇园不堪导师重压,当着母亲的面,从宿舍楼顶一跃而下。

学校当时明确指出“学校及导师暂定无责任”,但随后陶崇园的家人在他电脑的聊天记录里发现了大问题。

家长认为陶崇园自杀的原因,跟他的研究生导师王攀脱不了关系。

曝光的聊天记录里,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王攀教授不仅要求学生对自己的喊话一律回到“到”,甚至要求自己的学生喊他“爸爸”。

他还要求大家“坦坦荡荡地说出那六个字”——“爸我永远爱你”。

在日常生活中更是直接把学生当儿子使唤,买饭、做家务,甚至连打电话叫起床这种事都要使唤陶崇园。

不仅把学生当成免费的劳动力,还会克扣学生的奖学金。

陶崇园的多笔奖学金都被分配给了研究所,甚至要求陶崇园保证自己工作后还要为他出钱出力。

在陶崇园的日记里,全是他对王攀的控诉。

他说:

“奴隶四年整,一把辛酸泪,血与泪的教训!整整4年……整整4年……”

忍辱4年依然没能熬到毕业,他们没有反抗过吗?

陶崇园以为毕业可以逃离这座牢笼,他想通过申请国家公派留学的方式出国,却需要自己导师的签字才行。

随后好不容易获得了工作机会,又被导师威胁。

杨宝德读到医学博士也准备出国,博导却告诉他:

“你要明白,我是不会放你出国的。”

被扼杀的未来、被禁锢的自由,还有被践踏的尊严,这些逼他们走上了绝路。

3

老师的责任,本该是传道授业解惑,老师对学生的态度也应是爱护与关心。

但随着多起学生不堪忍受导师压榨自杀的事件曝光,这层师生关系也被蒙上了一层灰暗的色彩。

知乎有很多这样的提问:“受到老师不公平对待怎么办?”“被导师刁难怎么办?”

能怎么办?

大多数的人回答都是:无能为力,除了熬和忍耐别无他法。

因为寒窗苦读十多年,为的就是顺利毕业,对于掌握自己学位证话语权的导师,谁敢反抗?

谁也不敢拿自己的未来做赌注。

甚至有人说:

这年头,如果没有被导师当成一条狗,只能说你太幸运遇到一个善良的老师了。

知乎网友说:

丧钟为谁而鸣?

很多有同样经历的网友发出了自己的声音,讲述了自己的经历。

他们的经历大多相同,为导师跑腿做事,开会被批判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事。

前段时间曝光的“上财性骚扰事件”,如果不是女生够勇敢,这样的老师可能现在还在校园里潜伏着。

为了能顺利毕业,有多少人忍下了这种不公平的待遇?

而这不过是同类事件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,还有很多深埋在冰山下。

学生们的反抗生太过微弱,即使用生命也唤不醒这些人的良知。

甚至还有人预言:

如果当下的科研考核标准,以及研究生培养方式不调整,那么这位同学的悲剧绝对不是最后一个。

我们也希望悲剧就此止步,可是这样畸形的师生关系已经深入高校的骨髓,类似的事情只要你愿意去搜,随随便便就能搜到一把。

而被曝光出来的,可能还不到1%。

4

有人这样形容在校学生:

在学校里你天然就是弱势群体,没有一套成熟制度的保护,你就是案板上的鱼,横着切还是竖着切,不是你说了算的。

在获得学位证的过程,拥有生杀大权的导师几乎都可以对学生“为所欲为”。

不管是科研项目还是经费,及毕业证书,都取决于你的导师是否放行,这种权利让很多导师把自己的学生当成了免费劳动力,任意剥削和压榨。

原本以为考上研究生翻开了新的篇章,却没想到自己的未来还压在导师的人品上。

职场我们还可以用辞职来换掉不适合自己的工作,但是在校的研究生却没有选择,换导师还要原导师同意。

你所有的一切都被掌握在你的导师手上,留给研究生选择的空间微乎其微。

有网友提到了一个词,叫做“幸存者偏差”。

大概是敢怒不敢言的人太多了,才会让人觉得研究生的世界一片祥和。

既然无法改变现状,我们只能尽量去规避这些风险。

所以年年建议广大学生们,在考研选择导师的时候,一定要提前做好功课,最好是找在读的学生们打听一下情况,或者去网上搜下导师的名字。

最直接的途径就是去导师评价网查看导师的评价。

读研是提升自己的过程,但是不是人生唯一的出路。

导师只是你的老师,你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高高在上和跪伏在地的关系。

如果你正被导师压榨,请保持理性,收集证据。

记住,任何人都不值得你用生命的代价来对抗。

人生的路还很长,一条路走不通,我们还可以选择第二条,愿学子们一切安好!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448696976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